Vitalik谈关于以太坊初始设计的五点遗憾

Liam Kelly热度: 11738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在ETHBerlin活动上提到了对以太坊初始设计的遗憾,但也唤起了2014年的回忆。现在,以太坊已成为价值448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美国SEC部分批准了现货交易基金,贝莱德也推出了自己的代币化基金。Vitalik对以太坊虚拟机、智能合约和共识机制提出了疑虑,认为早期应更注重让编写智能合约更容易。尽管存在一些小的设计失误,但以太坊仍是去中心化金融的代名词。Vitalik也提到了以太坊转账自动日志的问题,但现在已得到解决,团队能够纠正错误并提高执行能力。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标题:Vitalik Buterin reveals five ways he’d rebuild Ethereum from scratch

原文作者:Liam Kelly

原文来源:DL News

编译:Odaily星球日报 Asher

上周在 ETHBerlin 活动上,很少有人会想到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会在台上发言。并且,更令人吃惊的是,本次发言的内容是描述其关于以太坊初始设计的一些遗憾。对许多听众来说,他的演讲不仅唤起了 2014 年以太坊网络诞生时的光辉岁月,而且还有助于为目前价值 4480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的下一步发展绘制路线图。

对于当下的以太坊,美国 SEC 刚刚部分批准了现货以太坊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仅仅只通过了 19 b-4 ,目前还需要通过 S-1 文件,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也在以太坊网络上推出了自己的代币化基金。以太坊网络催生了一个由开发者和金融应用程序组成的庞大生态系统,价值超过 630 亿美元,它已成为去中心化金融的代名词。

V神:重新思考以太坊的构建

Vitalik 表示,有一系列他原本可以做得不同的事情,包括开发以太坊虚拟机、智能合约、PoS 共识机制。他还表示,即使以太坊越来越主流,它仍然被误解。“比特币的叙述很简单,就是数字黄金。但谈到以太坊,就会类似‘哇,以太坊到底是什么?’ ”

ETHBerlin 组织者 Afri Schoeden 问道:“基于过去 10 年你所知道和学到的一切,如果你今天能从头开始,你会如何不同地构建以太坊?”

以太坊

Vitalik 在 ETHBerlin 会议上讨论以太坊过去与现在的愿景

位数过多的虚拟机

Vitalik 提到的第一个疑虑:以太坊的虚拟机,它是使以太坊网络成为一种去中心化大型加密计算机的关键。

Vitalik 表示,以太坊最初的 EVM 设计选择了 256 位处理,而不是 64 位或 32 位。最初的设计对于 256 位来说过于复杂了,256 位是非常低效的,并且即使在执行简单任务时,也可能在区块链上产生大量的冗余数据。

仍需优化的智能合约

关于智能合约,Vitalik 表示,早期的以太坊开发者应该把重点放在让编写智能合约更容易,代码行数更少上,以便增加透明度。这样随着代码行数减少,人们可以更容易地查看和检查它们内部的情况。

尽早切换到一个“劣质”的 PoS

关于以太坊共识机制的转变,Vitalik 表示,以太坊在 2022 年从 PoW(Proof of Work) 共识机制切换到 PoS(Proof of Stake)机制应该更早进行,“当转而使用 PoS 时,我们本应该愿意更早地转而使用更糟糕的POS版本,最终浪费了大量的周期来真正尝试让 PoS 变得完美,如果在 2018 年有一个简单得多的 PoS 证明,可以拯救大量的树木。”

现在,以太坊不再由矿工负责,而是由验证者负责,他们押注 32 个以太坊(价值约合 124,000 美元)来做同样的事情——并因此获得奖励。如果他们行为不端,比如验证了欺诈性交易,就会受到惩罚。总之,这种转换以经济激励措施取代了原始的高能耗计算能力。

自动日志到 EIP

从大额代币转账到后门陷阱,用户可以很容易地跟踪加密货币中的资金流动,这部分归功于自动记录功能。

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特别是从 MetaMask 等外部拥有的账户转向 Safe 等智能钱包,这种重要的日志记录的某些方面已经丢失。Vitalik 表示:“以太坊转账的自动日志应该从一开始就存在,我们只需要花 30 分钟就能完成编码,然而,它却成为了一个 EIP(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s)。”

SHA-2 替换 Keccak

Vitalik 表示,若重新选择,他会使用 SHA-2 来为以太坊进行加密,而不是目前使用的 Keccak 加密算法。

早期的以太坊团队已经实施了非标准化版本的 Keccak。从本质上讲,以太坊使用的是 SHA-3 之前的迭代版本,这意味着以太坊开发人员需要一个自定义库——无需从头开始重写的可重用代码集合来适应 SHA-3 和 Keccak。但由于与其他使用 SHA-3 的系统不兼容,以太坊网络必须在 EVM 中支持这两种算法。

总的来说,这个问题基本上已经解决了,目前的发展肯定不会受其影响。

小结

最后,尽管存在一系列小的设计失误,但 Vitalik 表示任何项目都难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表示:“我真的很高兴,我觉得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及其执行能力似乎每年都在不断提高。团队现在有能力有效地、安全地纠正其中的一些错误。”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